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曲喻写阿Q

已有 39 次阅读  2020-11-21 22:10   标签杂想 

        阿Q始终处在一个精神的优胜地位,几乎是一个“完人”。唯有头皮上“不知起于何时的癞疮疤”,才是他感到“最恼人”的“缺点”。因而,也成为他最大的忌讳。

        鲁迅写他这种心理创痛,对“癞”以及近于“赖”的音,后来连“光”、“亮”,再后来连“灯”、“烛”都忌讳起来。因为癞疮疤光滑发亮,所以人们只要一说“光”、“亮”他就联想到自己“体质”上这一缺陷心理难以忍受。再由“光”、“亮”忌讳到“烛”、“灯”,淋漓尽致地展示了阿Q扭曲的心理状态。

       “光”、“亮”作为喻体,把阿Q头上的癞疮疤形象化了,再由“光”、“亮”联想转移到“灯”、“烛”,使比喻的意义更为迂回曲折,因而对阿Q心理的揭示也就更为深刻、细致。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