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书法用笔的意义所在——丁雪峰

11已有 929 次阅读  2017-06-05 07:01

    翻开南朝·梁钟嵘《诗品》序,第一句话便是:“气之动物,物之感人”。物通过什么感人?客观事物与人都是造化的产物,所以,客观事物与人的内在情感之间,存在着根本性的统一。相互之间都是通过一种“力”在作用,而一旦客观事物的作用模式触动到人的心灵或情感,就有可能激发人的创作或审美激情。是情感传递的媒介

    唐代画家张璪《历代名画记》所提出的艺术创作理论“外思造化,中得心源”,概括从中国画创作的全过程即自然物象(造化之——艺术意象画家主观情思——艺术形象画面之气韵、意境),这就是物质现象和精神现象的统一自然造化、人的生理活动和心理活动,以及艺术形象之间,是通过这种“力”来感通。离开力的传递,可以有“画”,但是这样的“画”缺少情感投入与个性表现,没有情感就没有艺术,缺乏情感的“画”,缺乏艺术性,苍白无力不会动人。所以,中国画非常注重“力”的表现,董其昌对王蒙有“王侯笔力能扛鼎,五百年来无此君”的赞美。的表现主要靠用笔书法用笔的意义,就在于“力”的表现更加充分。“力”影响着作品的生命力与感染力。画家通过运笔的气机、笔墨的流动,来实现“力”传递,既可以表现出天地之大美、造化之神韵;又可以表现出人格力量与生命精神。

    当画家试图画出那些宏伟雄壮的绝壁悬崖盘根错节的虬松苍柏等充满力量的对象时,这些对象首先会有一种“力”,引发画家的冲动。画家在运笔之前也先要唤起一种力量感受,在真正运笔作画时,就将这股力量带入全身、化入笔端,并随之输送到“手中之竹”中。艺术创作如此,艺术欣赏也是如此。欣赏不仅仅是视觉中的形状、笔墨、空间或点与线的运动,会欣赏的人很有可能透过这些表象的东西,直窥本心,感受到其中那些的作用,感会到某种“活力”、“精神”、“生命”特性。这些特性不是联想作用,也并非来自想像和推理,而是一种直接感知。进而,这种“活力”或“精神”、“生命”等又会进一步同人心灵深处的某些思想感情联系起来,产生某种情感上的反应。我们古代画论中早就有过类似的论述,如“喜气写兰,怒气画竹”等。因此,我们可以在画家的笔墨、书法家的线条中见到快乐与悲哀。  

    中国艺术家的创作有时正是借助其天机的偶发达到与生命本体的合拍。如李日华在《六硕斋笔记》中所说的那样:“一是以境地愈稳,生趣愈流,多不致逼塞。寡不致浊移,谈不致荒幻。是曰灵空,曰空妙。以其显现出没,全得造化真迹耳。向令叶叶而雕琢之,物物而形肖之,与髹工采匠争能,何贵画乎?”这种求意之诨融而体悟生命力量的心会正是中国艺术创作的真谛,也正是杜甫在《夜听许十一诵诗爰而有作》中“精微穿溟滓,飞动摧霹雳”所传达的真意。宗白华先生对杜甫这两句诗分析得颇为佳妙:“前句是写沉冥中的探索,透进造化的精微的机缄,后句是指着大气盘旋的创造,具象而成飞舞。深沉的静照是飞动的活力的源泉。反过来说,也只有活跃的具体的生命的舞姿、音乐的韵律、艺术的形象,才能使静照中的“道”具象化、肉身化。”

  正是由于有了笔中的表现与传递,我们的作品才映射出生命的光华,人们才可以在梅、兰、竹、菊、松、石及山水上观照出自我的缩影。一句话,正是通过“力”的传递,中国创造才真正表达生命的本质,从而与“天人合一”所表现的观念达到了谐和与同一。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7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