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江湖书画何时休?

11已有 672 次阅读  2018-07-28 11:11


 文/书敏

    随着经济社会发展和艺术市场繁荣,一个有关书画家的新名词便应运而生。该词声名鹊起,一飞冲天,那就是“江湖书画家”。这个群体神通广大,大吸眼球,功夫十分了得。虽说闻听颇有喜感,但却始终让人高兴不起来,倒如鱼鲠在喉,不吐不快。

    经年入冬,狂风肆虐,寒意逼人。基于近年来市场环境中和道德缺失下艺术收藏滋生出的严重雾霾,以及个别从业者、经营者唯利是图,坑蒙拐骗,做出一些鱼目混珠、混淆视听的“只要钱”、“不要脸”事情的客观存在,不仅让余想起民国年间李宗吾《厚黑学》所讲“脸皮要厚而无形、心要黑而无色。”之要论,言简意赅,定位贼准,感慨这“成名”大成秘籍,又在当世今日,达到“形神兼备、天人合一”的新境界,可恨可“赞”,可恶可叹,愤愤然。

    余一时情起,夜半披衣,挑灯爬格《漫谈收藏圈的这些事》,对那些“鼓舌摇唇、法力无边”的“江湖书画家”进行粗线条画像,所云打油诗:“市场生乱象,书画存虚火。名家遍天下,大师不胜数。仔细看名片,头衔何其多。只要“官位”大,帽子随便做。唯恐名头小,不怕牛皮破。不信来查验,证书一大摞。小到省市地,大到联合国。开口吐莲花,嘴上冒白沫。什么徐悲鸿,抑或毕加索。晋唐宋元明,谁都不如我。巨匠范十足,媒体狂炒作。名人和政要,一个都不少。花钱编新闻,皮厚脸不臊。做局拍卖场,天价使劲造。不怕钱烧手,只要进腰包。回头看此君,想想都可笑。本乃野狐婵,江湖满招摇。这般如得逞,此般还得了?”便是拙作局部,限于篇幅,不一而举。虽说只是坐而论道,纸上谈兵,不免隔靴搔痒,无关紧要,但仍觉快意恩仇,痛快淋漓,不论个中,无问西东,总算吐了口闷气,出了口恶气,颇有喜大普奔之感。

    常言说得好,事不如常八九。怎奈死猪不怕开水烫,皮糙肉厚走天下。再看数年,时局照样,涛声依旧,见“那东西”又卷土重来,沉渣泛起,死灰复燃,颇有燎源之势。满城飞絮混轻尘,依然愁杀看花人。咀嚼再三,如坐针毡,芒刺在背,心情为之一闷。反思拙文之“力”,总感劳而无功,总觉意犹未尽,挂万漏一,后继乏劲,留有颇多遗憾。近日清闲,信马由缰,登陆微信和互联网,看到檄文若干,譬如《书法“大师们”到底有多野?》,譬如《“大师马甲”与江湖套路》,譬如《是书法大师还是江湖骗子?》,譬如《“江湖书法”和“书法江湖”》,譬如《中国画家几十万江湖画家为何大行其道》,等等,眼前一亮,陡感神采,今日不妨旧话重提,又议于此。一则可以食朋党,求其友声。二则可补缺佐证,唱合呼应。三则可再点烽火,堂皇亮剑,宜将胜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

    人云,弹琴要看听众,射箭要看靶子。说了半天,到底何谓“江湖书画家”?这里不妨借用《书画江湖究竟谁主沉浮?》文中高论以证视听:“现在为人们所非议的江湖书画家是指那些创作能力平庸,却热衷于用各种手段欺世盗名,谋取个人利益的书画从业者。”由此可见,江湖书画家并非特指那些光明正大、童叟无欺、有些本事、挣点功夫钱的在街头、公园、景点等处摆摊设点、明码标价鬻字卖画者,因为历史上靠售卖自己作品以维持生计、补贴家用的书画大师也大有人在。不说别的,清代的郑板桥、近代的齐白石也曾这般卖过画。这本也不算是什么丢人的事,靠自己手艺吃饭呗天经地义,但仍不妨碍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名家巨匠!“问题是现在的一些江湖书画家纷纷换了马甲,摇身一变俨然成了正儿八经的大师名家。”而令人不解的是,还有一些所谓的主流书画家,则一反常态,叛经离道,其行为越来越江湖化,甚至做出荒诞怪异、低级趣味、匪夷所思、倒人胃口的事情来。“活动能量不可小觑的这些人把书画界变成了名利场,一个劲地翻云覆雨,兴风作浪。有的江湖书画家换了马甲后回过头来还指责别人是江湖书画家,于是这书画江湖的水就被搅得更浑。”让不明内情的人分不清谁好谁孬,孰优孰劣,一些人便趁机而入,滥竽充数,浑水摸鱼,大捞特捞,大赚特赚了,那可是坑的坦然,肥的流油,活的自在,一时风光无二,忘乎所以。让余不由不发问:看把你能的,咋不上天呢?然,凭心而论,公道而言,真想说一句:长得丑不是你的错,但跑出来吓人就是你的不对了!

    窃以为,当代语境下,激浊扬清、去伪存真理当是崇尚文明、回归传统者们共有的责任;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必然是欺世盗名、浑水摸鱼者的最终归宿。否则,黑白颠倒,良莠不分,指鹿为马,李代桃僵,世间便没有了公理,人间也失去了正义。俗话说得好,墙倒众人推,鼓破万人擂。请大家祭出“翻天印”,举起“打神鞭”,亮出“镇妖塔”,奋起“金箍棒”,口诛笔伐,彰善瘅恶,让那些书画界的“江湖大师”原形毕露、无处遁身,再也无法呼风唤雨、兴妖作怪。因为,信息大爆炸时代的今天,舆情微言何尚不是正义的力量?他山之石,可以攻玉。眼下的长生、前段的红毛、往年的莆田系,他们的轰然倒塌,莫不是得益于此:民意不可违,民心不可欺。

    嗟夫!予尝求古仁人之心,以期其自醒而不能,不由不悲愤疾呼: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江湖书画当休矣!

书民●一方海2018-7-26于北京天通丽水苑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8 个评论)

涂鸦板